少女璐

他说“能见面就很开心了。”

【马五】归途 ·上

  嗨呀被我们刘总发了一口大糖qaq
  也是很久没写东西了,高考之后就是忙的不可开交的打工没什么空写东西,写个短篇复健复健。
  一句话荡厂。
  吵架这个事是我胡编乱造的,我觉得以马哥的性格他们俩也吵不起来zz,为了剧情需要编了个情节不要当真不要当真。
  私设马哥送过一个韩服的号给小平。不管现实里行不行反正文里可以。
  禁上升真人。

  “我没见过他。”陈裕添抱着怀中的两包薯片死不让路,还把一旁的胡彬拉来当挡箭牌。一边是队内性子冷淡的队宠AD,一边是叽叽喳喳活力用不完的小打野,胡彬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好说歹说把韩金劝到训练室,给沉默不语的AD倒了杯水之后胡彬才开口询问:“你找小五怎么找到六儿那里去了?教练不是说小五家里有事请假回去几天吗?”韩金握着杯子一言不发,半饷按下电脑开关就打开韩服死亡轰炸去了。刚下来的谢天宇看到胡彬一脸懵逼的样子把他扯去了陈裕添房间。
  “你们不用来问我我不会说的。”陈裕添坐在床边气呼呼的瞪着进来的两个人,“司马老贼脑子被敲坏了也就算了你们也帮他,平时我五哥给灯笼的交情都去哪了啊!?”胡彬和谢天宇被陈裕添一通说教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反应快一些的谢天宇赶紧先顺了顺小打野的毛,再小心翼翼的询问事情的经过。然而小打野坚决不为所动,被子一裹就躺在床上装尸体,中上二人组只能带着满腹的疑问下楼训练。
  一转眼两天过去了,也到了刘时雨该归队的时间,然而辅助像开了隐身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连管理层都着急了起来,一个一个地找陈裕添问话。而当领队第三次急匆匆跑过来找陈裕添时韩金将鼠标一推,拿着外套就往外走:“我找明凯吃饭。”
  明凯从锅里捞了片牛肉,看着对面一言不发的韩金笑道:“我们马哥怎么心不在焉的?什么烦心事说出来听听?”
  “没事。”韩金手上动作不停又下了一盘牛肉,明凯还准备说些什么就被电话铃声打断:“扣神怎么了?”
  “恩对啊我跟司马老贼在吃饭。”
  “这样啊那我跟他说。”
  “你来接我?好的呀我们一起去跑步?”
  韩金对听这两个人的谈话毫无兴趣,径自又倒了杯可乐。明凯挂了电话就把童扬发来的截图在他面前晃了晃:“这是小五吧?扣神说你们领队找他都快急疯了,今天他去医院复查看到他了。”
  韩金拿筷子的手一顿,盯着手机认真的看了一会侧头问道:“哪家医院。”
 

  刘时雨觉得自己倒霉的不行,先是和自家AD吵了一架接着又是手伤复发还崴了脚。在固定了石膏之后他打开了几天没开机的手机,源源不断的未接来电和信息持续轰炸着刘时雨的眼睛。选择性地忽略了其他信息,刘时雨拨通了领队的电话。
  “小五啊你可算是接电话了你人哪去了啊!!虽然这个星期休赛你也不能不回来啊!!”
  “对不起啊领队我现在人在医院里,我脚…”
  “他在我旁边脚崴了,晚上我把他带回去。”刘时雨就这样看着韩金接过自己的电话说了几句,然后挂了电话看着自己。
  ……这种时候应该说什么急在线等。刘时雨在心里默默盘算了半天还是选择了闭口不言,韩金也没有说话挨着他坐下。
  刘时雨的手伤并不严重,过了一会护士拿了一堆膏药还有一瓶药酒走了过来,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注意事项,刘时雨拿了袋子准备站起来,一个不稳就被旁边伸来的一只手扶住了。
  “小心点。”韩金不仅伸手扶住了他,还拿过了他手上的袋子,大有让刘时雨当空手司令的意思。
  这是什么套路??刘时雨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他和韩金不是还在吵架吗??
  走到门口时OMG的保姆车已经来了,领队一个箭步冲上来就问东问西,毕竟队伍暂时就这么一个辅助,五爹的安全还是要好好保障的。
  陈裕添也在车里,看到韩金扶刘时雨上来不屑地哼了一声就缠着谢天宇玩游戏去了,胡彬特意空了两个位置,韩金把刘时雨让在了外面的位置,微微侧身呼吸都喷洒在刘时雨的耳侧。

四天前
  美其名曰野辅交流感情的陈裕添又美滋滋的拉了刘时雨上车,不过五爹好像有些心不在焉连跪两把之后小打野一个闪现就坐在了刘时雨旁边的位置:“有啥不高兴的说出来我听听?”“没什么。”
  性子随了AD的五爹自然什么都没说,退了队列就去冰箱里拿饮料喝,陈裕添摸摸脑袋想说什么时刘时雨的手机忽然响了一下。
From:韩金
还是给小平道个歉吧。
  “你们到底怎么了马哥让你给平野绫道歉??”陈裕添这种护短的性格当即就不干了,信誓旦旦地说要给刘时雨讨个公道。刘时雨却摇了摇头:“没什么大事,我和平野绫在韩服rank的时候出了点事他号被拳头永久封号了。”
  “这有什么再建个号不就好了干嘛还非要给他道歉啊?”
  “那个号是韩金以前用的后来他送给平野绫了。”
  陈裕添也是极度郁闷,职业选手有几个小号都很正常,不就一个韩服账号至于这么在意吗,还非要让刘时雨为了这事儿道歉,他是不能理解。
  刘时雨却异常明白。
  因为这个账号承载的是那两个人的过去,韩金放不下的过去。
  自嘲地笑了笑,他以为的日久见人心不过是一次一次撕裂自己心底的伤口。他和平野绫谁重要这种问题一目了然,他甘心在背后的阴影里没有姓名,却无法再找到光明。
  陈裕添看他失魂落魄的样子也不知道安慰些什么,刘时雨却是打起了精神:“不排了?”
  “排的排的!你等我一下!”
  算了吧。刘时雨这样想道。
  反正我们谁也不是谁的归途。

——————————————
嗨呀我这么龟速依然要分上和下…
吃冷cp的结果就是啃着太太的粮泪汪汪等更新qaq
第一次写马五请多多指教啦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