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璐

他说“能见面就很开心了。”

【马五】我是谁

   替身梗。
  恭喜OMG进入季后赛,我们下路也要继续加油呀。
  没多少字的短篇你们看看就好。有一句话平婊就不打tag了。
  一切都是为了文章塑造需要,肯定会有偏差一定不要当真。
  归途我还在改再鸽几天…
  不要骚真人圈地自萌。


  刘时雨赌气走出家门的时候就猜到韩金不会追上来,想了半天还是给胡彬打了个电话问能不能收留自己几天。
  “你和小马怎么就搞到这种地步了?”胡彬泡了杯咖啡给他,顺手把电视按亮然后等着他回答。
  电视里正放着刘时雨最喜欢的综艺,不过这时候他也没心思看,喝了口咖啡认真地思索了一会儿:“我不知道。”
  胡彬也是拿他没办法,起身就准备去收拾客房,一边絮絮叨叨说着陈裕添过两天也要来三个人正好可以一起吃个火锅。刘时雨胡乱的答应着,眼眶却悄悄地红了。
  装什么不知道刘时雨。
  不过是因为他走了你才有的这个资格。
  别犯傻了。
  心里狠狠地骂了两句自己,刘时雨镇定了一下情绪起身走进客房,胡彬正铺着被子冷不丁被吓一跳:“怎么了这是?”
  “我可能要长期借住了。”

   陈裕添来找刘时雨的时候已经离他出走过了三天了,韩金除了发了个短信问他在哪儿之外没有任何表态,刘时雨也乐得清闲,天天在家研究研究菜谱吃吃睡睡。陈裕添兴致冲冲拎着一堆食材准备开搞火锅,结果天不遂人愿,小区因为电力维修停电了。看着陈裕添耷拉下去的脑袋刘时雨也觉得好笑,揉了揉他的头说:“就那么想吃火锅啊,我们出去吃就行了呗。”陈裕添瞬间又蹦了起来:“好的好的!那我去打电话给谢天宇让他一起来!”
  “行啊。”刘时雨给还在公司加班的胡彬发了条消息就和陈裕添出门了,两个人无聊的等着公交时余家俊正好开车经过,顺路就把两人捎上了。
  “你去哪儿吃饭还跟我们顺路?”陈裕添顺嘴问了一句,余家俊报了个店名,的确是和他们要去的店很近。刘时雨眼尖地看到了车上游乐园的门票,忽然想起自己曾经拉着韩金去游乐园,韩金本来是答应了的,后来公司临时有事忙起来没有顾得上说一声,自己在游乐园门口等了他三个小时。虽然后来韩金买了他一直想要的那块腕表作为补偿,但有些东西怎么都补偿不回来了。
  余家俊在红灯时接了个电话,绿灯后就打了个方向盘往左开去:“我去接下陈博这个傻子,他找不到路了。”陈裕添也不在乎多耽误一会儿点点头同意,刘时雨却是整个人从头到脚都绷紧了。
  从高中到现在,刘时雨无时无刻不被这个名字困扰。
  高中的时候韩金为了他和家里闹翻了脸;大学的时候韩金做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去看他;工作之后因为他找了个韩国男朋友喝的酩酊大醉差点酒精中毒。
  刘时雨怎么知道的?
  因为在这些剧情里,他都是旁观者。
  准确的来说,他也是经历者。高中,韩金被赶出家门的时候是他给了韩金一个家;大学,韩金做火车的时候是他给韩金收拾的行李买的票;工作了,韩金喝醉的时候是他默默地把韩金背回家做了一切善后工作。
  他也觉得累。可他每次想放弃的时候想到韩金那声谢谢,心跳就又会不由自主地加快起来。
  他是没想到韩金会提出交往的要求,当时他还在给通宵加班后的韩金熬粥,那人就突然出现在厨房还环抱住了自己:“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刘时雨觉得现在想想这么可笑,他不过是依靠自己去忘却别人罢了。当时却像得到了人间至宝一样结巴地话都不会说。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我像你生活里的路人甲,心酸你的喜怒哀乐都不为我。
  这次真的要放弃了刘时雨,不要再心软了刘时雨。
  陈裕添像是发现了他的异样,侧头眼神示意了一下,刘时雨也回了个眼神表示自己没事。前方渐渐出现了陈博的身影,余家俊按了按喇叭示意他上车。
  “呦老状态开车不错嘛。”
  “少贫,不过听说你要和imp瑞士去?旅游还是结婚啊?”
  “当然去结婚啊,我父母好不容易才松口的。”陈博笑眯眯地回答道,看见后排的小五也起了调侃的心思:“我怎么听说小五跟马哥也好事将近了?”
  刘时雨一愣,勉强回了个微笑就不知道怎么作答,余家俊看刘时雨的状态也明白了几分,赶紧就把话题扯开,陈博也没就再追问。
  一路开到火锅店门口,刘时雨和陈裕添道谢之后就下了车,恰好谢天宇的电话也来了说自己马上就到了。刚挂电话一抬头就看到了谢天宇的人影,旁边还跟着一个人。
  没等刘时雨反应过来陈博就开了腔:“马哥怎么也高兴出来吃饭?倒是难得。”有意无意往小五身上看了两眼,一脸是来找你的神情。
  韩金倒也没辜负他这幅表情,走近了之后就把钥匙往刘时雨口袋里一塞:“小心回不了家。”一旁的余家俊和陈博喊着辣眼睛辣眼睛就说了再见然后开车离开。韩金牵着刘时雨的手准备进门却直接被挣开,陈裕添看着气氛不对赶紧推着其他三个人就进了火锅店。
  一顿饭刘时雨吃的食不知味,刚出火锅店门陈裕添就拉着谢天宇找借口溜走了。刘时雨见韩金不说话也自觉没什么可讲,转身就往胡彬家的方向走。走了一会觉出不对,回头就看到韩金也跟着走了一段路,这时刘时雨才想起他大概刚刚做戏给陈博看把钥匙给了自己,这是在等自己还回去,边伸手掏了钥匙给他边说道:“钥匙还给你,东西过两天我会来搬走至于其他的…”
  “为什么搬走。”
  “我们已经分手了。”
  韩金直接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我没说过这种话。”
  刘时雨突然就觉得委屈也不管不顾地就朝着韩金吼了起来:“你是不是以为我不说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你韩金的一举一动都在告诉我你看我还喜欢陈博,你看我忘不了他,那你告诉我我算个什么东西啊,你用来忘记他的媒介是吗,你就仗着我喜欢你就这么欺负我吗,我现在不想和你过了韩金你听懂了没有!”吼完这一通刘时雨舒服了许多,对面的韩金默不作声,沉默半饷后松开了他的手。刘时雨喘了一口气正准备走时却被韩金一把抱住。
  “对不起。”
  “我不知道你的想法,但我从来没有想过用你来忘记他。”
  “以前是我做的不够好。”
  “你留下来,我来弥补。”
  刘时雨第一次听见韩金说这么多话一下子有点懵,反应过来之后一下子说不出话。
  他以前看到过一句评论,说你喜欢的人无论走多远,只要重新站在你面前,你就无法停止爱他。
  车里给自己下的决心被轻易击碎,韩金站在他面前给他道歉,他真的无法说出一个不字。
  叹了口气把韩金推开,他揉了揉眼眶说道:“就这一次机会你好好珍惜。”
  韩金舒了一口气,牵住刘时雨的右手一起走向家的方向。
——————————————————

小剧场
  刘时雨赖床的毛病一直没改掉,以前韩金是懒得管,现在他宠都快把刘时雨宠上天了哪儿还会管这个。但是在第四次因为迟到扣掉工资以后刘时雨深深地思考起了怎么改掉赖床的毛病。
  “你以后走之前叫我起床啊~”刘时雨窝在沙发上一边磕瓜子一边对着刚出浴室的韩金说。韩金不置可否,边坐下边伸手揽过他:“你确定起得来?”
  “不试试怎么知道!”刘时雨像是被激发了斗志的样子,握了握拳跃跃欲试。
  “那先给人肉闹钟一点奖励吧。”韩金面不改色将刘时雨宽大的睡袍解开,刘时雨挣扎了一会儿也就由着他去了。
  于是第二天扶着腰的刘总依然没有早起成功。




  讲道理其实最后原谅的太快了…
  但是现实中其实很多都是这样,吵架很严重对方撒撒娇道个歉就解决了,都是因为爱的太深zz
  我也不知道什么诡异的文风,反正心血来潮想写也就写了,有什么意见尽管提呀小天使们。
  希望太太们加油产粮´◡`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