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璐

他说“能见面就很开心了。”

【随手摸了个梗】LIKE or LOVE

昨天晚上看到old先更新的19天挺伤心的QWQ
评论说的很对,他不是喜欢男人,只是恰好喜欢你。
突然之间就想摸一下荡厂荡
临时兴起可能比较短
我就是在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勿戳真人及俱乐部谢谢配合×3

——————————————————————
  对一件事的热情都是逐渐消耗殆尽的。
  例如你突然狂热的喜爱牛奶,重复每天早餐牛奶加三明治的生活可能两个月就厌倦的想放弃;
  再例如你喜欢的塔防游戏迟迟过不了某一关,你从一开始的兴致勃勃到最后的无聊厌烦;
  可明凯看了看身旁坐的端端正正正在打排位的童扬还是觉得自己心跳有点快。
  他觉得自己可能是病了。
  利用排队等待的空隙明凯回房间找了两片感冒药,刚打算就着水咽下去田野就冲了过来:“厂长三少找你……这是啥?”
“感冒药。”明凯看了他一眼简洁的回答了三个字,吃了药就把田野赶了出去:“走走走我要换衣服。”金赫奎路过时正好看到自家辅助站在明凯房间前一个大写的懵逼,走过去揉了揉他的头:“meiko,duo?”
  “duo!gogogo!”
  听着外面的声音渐渐消失,明凯打开衣柜拎了件白色T恤出来换上,又顺手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个盒子,盯着看了半天,直到爱萝莉的声音传来:“厂长你排到了快出来,选什么啊?”
  “……狮子狗。”
  伸手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对做工精良的手链,把刻着clearlove的手链戴到左手上,随手把盒子塞进抽屉就匆匆走了出去,对着训练室喊了声:“爱萝莉你先帮我打一波,三少找我。”之后也没等回答径自去了三少办公室。
  毫无意外是问他续约的问题。虽然明凯已经明确表示过不会离开,但俱乐部还是希望他能尽早把合同签下来。经过一番商量最终还是决定在全明星回来之后再续约。
  “三少你找我?”
  明凯回头看了一眼,童扬揉着脖子坐在自己旁边,抬眼盯着三少问。大概知道是想问童扬和自己一样的问题,明凯忽然有些紧张,下意识的咳嗽了两声却引得办公室其他两个人都向他看了看,他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拉开凳子就打算离开,却又有些期待着童扬的答案。
  “我续约。”
  长舒一口气。
  明凯拉开办公室的门后又咳嗽了几声,再回房间拿了件外套后才回训练室。爱萝莉看到他回来立马让出了位置:“兄弟我打的还可以的~”看了一眼数据,4-1-4的数据的确还挺carry,白了旁边邀功的爱萝莉一眼:“晚上火锅?”
  “厂长土豪求抱大腿!”
  “感冒了就别去吃火锅了。”
  刚回到训练室的童扬一边回答一边皱眉,然后把手上的热水放在明凯的键盘旁边:“多喝点热水。”
  明凯觉得一定是热水带来的雾气模糊了自己的视线,不然他怎么会看到童扬眼中满溢的温柔和担心呢?
  “那下次吧。”明凯拍了拍爱萝莉的肩膀,坐下接着打rank,爱萝莉还想说什么被童扬看了一眼就话都没说回位置打游戏去了。
  父皇童队好可怕你管管啊QWQ。
  明凯喝了口热水还是侧头问童扬:“你怎么知道我感冒了?”
  “听你咳嗽就够了。”
  明凯愣了愣,屏幕上的狮子狗忽然就站定在上路的草丛里。
  “……恩。”
  “这是粉丝送的?”在气氛突然变得很尴尬的时候童扬指着明凯左手的手链问了句,甚至还伸手摸了摸上面的字母。
  明凯觉得自己手上的皮肤变得有些炙热。
  “恩粉丝送的,只是……”这本来是一对而已。
  “卧槽这上单智障吗会不会打!”明凯回神看了一眼屏幕就发现自自己这边的上单被对面的剑姬单杀,黑着脸就打算屠戮对面的F4,后半句话也就再没说出口。
  童扬看着又恢复BB机状态偶尔咳嗽两声的明凯笑的无可奈何。
  打了几局明凯就觉得头有点昏沉,跟阿布打了声招呼就回房间睡觉去了,到吃饭的时候还没出来,爱萝莉和田野去看了一眼然后咋咋呼呼的回来说厂长好像发烧了。
  “啪。”
  deft听见旁边筷子撞击桌面的声音,回头就发现坐在他身边的童扬已经不见了。
  39.5度。
  古话怎么说来着?
  病来如山倒?
  所以我们拖鞋大队长明凯也是终于没顶过感冒的威力发烧了。
  童扬伸手摸了摸明凯的额头,然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脸:“明凯?起来吃药然后再睡。”床上的人微微睁开眼睛,看到是童扬之后把自己的手搭在童扬的手腕上,然后又侧头睡了过去。
  童扬盯着那双手有些愣神。
  他觉得这个手链很眼熟,但又有些想不起在哪见过。确保明凯不被吵醒的前提下拿出手机在淘宝上搜索起来。
  DA情侣手环手链定制。看到这个店铺内的东西童扬微微眯起了眼睛,成品和明凯手上的一模一样。
  那应该还有一条?
  小心的把明凯的手按回被子里,童扬起身看了眼房间,打开衣柜又打开床边的柜子翻找着什么。最后在书桌的抽屉里发现了一个黑色的盒子。
  他记得是德玛西亚杯的时候粉丝送给明凯的。
  童扬眉头紧紧皱起,安静的打开盒子,被里面手链上的字母震惊的有些恍然。
  koro1。
  分明是自己。
  “咳咳咳…你在看什么啊……咳咳”明凯醒来就看到童扬背对着自己似乎在看着什么,烧还没退的原因他只能缩在被子里边咳嗽着边问。
  可是童扬没有答话。
  明凯有些奇怪,正打算再问问的时候童扬转身面对他,手里还拿着装手链的盒子:“这是什么?”
  明凯愣在被窝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先放我这儿吧。”
  “你好好休息。”
  说完童扬过来替他掖了掖杯子,再把药放在床头就离开了房间。
  明凯低着头,表情平静而又绝望。
  早就知道结局了不是吗?有什么可难过的呢?
  可是我只是喜欢你而已啊。
  明凯又往被子里缩了缩,捂住了泛红的眼角。
  只是喜欢你而已啊。
——————————完——————————————

哈哈哈哈哈我是骗你的(´▽`)ノ♪
👇👇👇👇👇👇👇请往下看






——————————————————————————
  后来的几天童扬没什么变化,依旧是端着药和粥到明凯房间,监督他吃完再回训练室。
  明凯也没什么变化,吃了药就睡觉或者看比赛研究研究,偶尔也看着天花板发发呆。
  连迟钝的田野都看出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多尴尬。deft摇了摇头把头都要戳到童扬桌上的田野拉走,然后拍了拍童扬:“why you no happy?”
  童扬看了他一眼回了句nothing,deft也没说什么,扔了瓶雪碧给他就回座位拉田野韩服轰炸去了。
  拉开拉环的时候雪碧冒出呲呲的气泡声,喝了一口被刺激的喉头有些发呛。
  “厂长你不休息了?”
  “Are you ok?”
  爱萝莉和baeme同时发出的声音让童扬有些惊愕,紧接着身边的位置上迅速坐了个人。
  “双排吗扣神?”
  “恩双排吧。”
  晚上童扬开了直播,话筒里持续传出的隔壁某人的咳嗽声让观众有些担心,纷纷询问起明凯的身体情况。童扬看了旁边的人一眼无奈的对直播的观众说:“我去帮他倒杯水你们等一下。”
  明凯咳嗽的有些呛住时童扬帮他顺了顺气,右手把水递了过去。明凯刚想道谢就看到了童扬右手上的手链。
  和他一样的,刻着koro1的手链。
  杯壁把他烫的手指一缩,还没回过神来就被一双温热的手捂住了:“能不能小心点儿。”
  抬眼看着童扬还是有些发怔,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拿过水就把童扬推回了位置上。
  这人什么意思啊?
  明凯看了眼若无其事打rank的童扬,右手上的手链格外显眼。
  管他呢先去养一波猪,是时候让韩服感受一下被支配的恐惧了。

  十一点多的时候童扬跟弹幕说了再见,又多等了一会才关直播。侧身看了看旁边的电脑,已经推到中路高地了,索性重新坐回位置上等着明凯。
  电脑上显示出韩文的投降,明凯揉了揉眼睛冷不防就被人抓着手腕带回了房间。
  卧槽什么意思?
  what Are you doing?
  童扬用右手的手链碰了碰明凯的左手,然后伸手直接圈住了明凯。
  ……然后明凯就蒙圈了。
  童扬蹭了蹭明凯的脸,说着:“你愿意陪我吗明凯?”
  “一直一直在英雄联盟这个游戏里走下去。”
  “或者这辈子。”
  “都陪我走下去吧?”
  试探性的提问。
  “你不是…”
  “我喜欢你。”
  明凯的后半句直接被噎回了肚子里。很少听到童扬直线球的表述,这个人是闷骚型的,平时高冷无比基本都不怎么说话,偶尔说一两句也没从冰箱上下来。
  那这是不是说明童扬是真心的?
  明凯终于伸手回抱住了他。
  “你说的不能耍赖。”

  几年后的某天下午明凯再回忆起表白那天依旧忍不住发笑,扔了个靠枕给坐在地上打游戏的童扬:“别着凉。”童扬回了声嗯,却拉着明凯的脚踝拽到了自己腿上,然后亲了亲他的嘴角:“吃什么?”
  “出去吃吧。”
  “好。”
  拿过放在一旁的外套,伸手时露出了右手依旧闪亮着的手链。
  明凯微微伸长了手,摸着他的手链笑得狡黠:“扣神就是这样被我栓住的喽~”
  童扬也就只是笑的开心,起身然后向明凯伸出手:“走吧我厂?”
  当然要走啊。
  要一辈子走下去啊。
————————这回真结束了不骗你萌————————

Hi
我回来了。

评论(6)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