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璐

他说“能见面就很开心了。”

久等①【厂荡厂/驼妹驼】

  拖了很久的长篇。
  来了。
  脑洞很奇怪你们就当我在胡说八道?
  推荐BGM——《夏洛特烦恼》  可以找一下B站小魂翻唱版本的。

纯属脑洞勿上升真人及俱乐部×3
那么走起。
——————————————————
  明凯翻身进房间的时候紧紧捂住了肩上的枪伤。
  大街上还充满着喧嚣的人声,大概过了五分钟才渐渐安静下来。明凯像是脱力般靠在墙面上直到灯光亮起。
  “clearlove?”
  明凯抬头看了一眼走近的人勉强的笑了笑:“hi,deft。”
  包扎过程不算是很痛苦,对于他们来说这种程度的伤已经是家常便饭。金赫奎一边给明凯泡着咖啡一边告诉他田野在医院值班,要到凌晨两点左右才回家。
  “you wait he?”
  “yes…”看着脸色依然有些苍白的明凯金赫奎下意识回了句话,却又想起什么似的捂住了嘴,用小心的眼光看了看明凯。
  “nothing.”
  金赫奎这才放下心来,拿着外套说出去给他买点东西吃。明凯想提醒他小心些,却在不经意间瞄到了金赫奎背后隐匿的两把双枪。
  最新的RT87。
  果然这些年有些人在明,有些人在暗。
  只可惜这种日子总是过不长久。
  明凯在书桌旁找了两粒安眠药。他现在已经到了不依靠安眠药就无法入睡的地步,不过以前…
  还想什么以前呢。
  毫不犹豫的吞下,在沙发上蜷缩起身子安静地睡了起来。
  童扬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田野和爱萝莉打电话的时候不小心说漏了嘴,姬星召回了所有警力,让童扬先带一个小分队去包围现场。童扬有些不放心明凯,叮嘱队员不要轻举妄动就悄悄摸了上去。
  “……谁?”
  明凯警觉的起身,几乎同时对方伸手缴了他的枪拷上手铐:“0025号通缉犯明凯,跟我们走一趟吧。”
  明凯愣神看着明晃晃的手铐,再抬头看看表情威严的童扬,忽然就大笑起来:“我还以为…我一直以为你是真心想带我走的…哈哈哈哈…”
  童扬心如刀绞。
  是他先离开了明凯。
  是他带着警局的警力去围捕明凯。
  是他打伤了明凯。
  也是他即将把明凯送进监狱或是送上枪决台。
  可是这是他的职责不是吗?
  童扬掐了自己一把,犹豫着伸手到明凯面前:“走吧。”
  明凯抬眼看了一眼面前的手,面无表情地说:“那真是麻烦童队长了。”
  下楼的时候姬星已经带着行动队的人就位了。看着童扬把明凯带下来也诧异了有一会儿,回过神来就拍着童扬的肩说会和局长说推荐他去省级公安局报道。童扬侧头看着被押送上车的明凯,心里实在是堵得慌。
  “我能跟着他们一起去吗?”
  “恩?你要去就去吧我不拦着。”
  童扬道了声谢以后小跑着上了车,坐在了仅剩的一个位子上。
  对面就是明凯。
  但是对面的人闭着眼,没有要睁开的意思。肩上的伤大概是重新裂开了鲜血染透了纱布,明凯的额头上也都是细密的汗珠。
  “小李,你给他重新包扎下。”
  旁边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应了一声,拿着医药箱坐了过来,刚抬手就被明凯躲了过去:“不用了。”
  “你想死在回警局的路上?”
  “不劳费心。”
  童扬松开攥的发青的拳头,接过医药箱,让周围的人按住明凯强行给他换纱布。
  从头到尾明凯都没睁眼看过他。
  绑好右肩的纱布童扬松了口气,抬眼就看见了明凯右手胳膊上稀落的几道疤痕。看着眼前的人还是轻声说了句对不起。
  “不用了。”
  “童大队长的道歉。”
  “我受不起。”
  明凯看了一眼童扬,又闭上了眼睛。
  可童扬分明看到了他眼中的绝望和愤怒。其实他宁愿明凯发疯似的和他闹,也不希望他像现在这么安静。
  就像黎明前总是黑暗的,人在最绝望最痛苦的时候反而最冷静。
  叹了口气童扬坐回位置上,却被一个急刹车震的脑子有些发昏。
  警局到了。

“后来呢?”曾龙干掉杯子里最后一口啤酒问对面明显情绪有些不稳的童扬。
  “后来…”
  “后来他死了。”
  “有人组织大规模越狱的时候警员开枪镇压。”
  “他被一颗子弹正中心脏。”
  曾龙看着童扬只能感慨两声:“虽然查出是冤案但也于事无补,人都死了还能活过来不成。”
  明凯死后两个月新的检察官上任,审查冤假错案的时候还了明凯一个清白。天知道那段时间的童扬有多内疚痛苦,也是那段时间他放弃了刑警的工作回老家开了家面包坊,租了个房子室友就是曾龙,没结婚没谈女朋友,床头放的是明凯照片钱包里也是明凯照片。
  童扬真的挺后悔的。
  如果那个时候把爱萝莉拦住了可能就没有这么多事了。
  不抓明凯有什么所谓?大不了自己脱了这身警服。
  可那个时候的自己满口道德,所谓的责任感公德心却把自己最爱的人送上了黄泉路。
  曾龙拍拍他的肩:“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后悔也没什么用。哪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如果的。”
  “对啊…”童扬的声音突兀地低了下去,“我以前从来没觉得一个人不好。”
  “自从认识了明凯才觉得生活多了点乐趣。”
  “上班之前有人跟你说小心。”
  “回家他会让我洗洗手吃饭。”
  “帮我打架。”
  “现在想想过去的日子真是太好了。”
  “我很想他。”
  “可是他回不来了怎么办。”
  一阵压抑而又难过的哭声蓦然引得曾龙也鼻头一酸。
  对啊,人死怎么能复生呢?

  田野伸手拿走了金赫奎背后的一把枪然后仔仔细细擦了一遍。抬手一发子弹正中靶心:“we go?”
  “ok,”金赫奎揉了揉田野的头,“give koro1 a gift,i think  he will happy.”
  序幕这才刚刚开始。

——————完————————

这个脑洞有点爆炸啊QWQ
我尽量一礼拜一更?
你们也看出来了虐koro的比较多
不要打我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