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璐

他说“能见面就很开心了。”

时光太磨人【大结局终章】

  其实发过两遍结局但是排版的问题我都删掉了。

  说了要重发到现在也过了快一个月了一直忘记掉。

  现在发上来也算是把当初的文彻底完结掉。

  -----------------------------------------------------

[壹]

 

  被抱住的一瞬间明凯的脑子有些发蒙,僵硬的没有做出任何动作。明凯的母亲悄悄离开了病房,她知道现在应该让他们安静的独处一会儿。不过看到童扬的举动让她大为宽心,果然是个值得托付的孩子。

  而病房里的明凯像是才反应过来,伸手就把童扬推开然后把自己捂进了被子里,用闷闷的声音说道:“你来干什么不是叫你滚开吗。”童扬直接撩开被子把人抱了出来,摸了摸他眼睛上的纱布愧疚的说:“对不起我没能陪你。”

  明凯心里莫名的一软。

  他一直都受不了童扬用这种声音向他认错。

  以前明凯陪着童扬逃课,他接一个电话就跟曾龙朱佳文外面潇洒留着明凯一个人在网吧百无聊赖,晚上童扬带着一身酒气回宿舍就被明凯一脚踹到了李炫君他们寝室。第二天用自己的钥匙打不开寝室门的童扬才知道事情玩儿脱了,赶紧把一圈狐朋狗友都拉出来支招。

  田野:“。。。兄弟你敢这么搞厂长你可以的。”

  曾龙:“卧槽干我屁事儿啊都赖我头上,怎么不找朱佳文那个逼算账啊。”

  朱佳文:“曾龙这个贱人卖我卧槽!等下我找他干一架。至于明凯,你找他认个错算了多大点事儿。”

  听来听去也就朱佳文给了点意见,童扬一边暗骂自己都交了点什么朋友一边打明凯电话,不出他意料的关机。同寝室的许元硕表示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之后面无表情的吃炸鸡,金赫奎正笑眯眯的打电话,摇了摇头就又聊的兴高采烈。没办法的童扬只能在宿舍门口守着,接近十点才等到了回来的明凯。

  “我们童大校草还有闲心在这儿等人?”明凯看了一眼拎着杯奶茶在门口的童扬就气不打一出来,刚甩手要走就被人扛了起来:“操!童扬你放开我!”童扬也没管径直把他扛上了三楼然后拿钥匙开了宿舍门。明凯看着他把奶茶放在桌上然后靠过来就直接闪到了寝室门口:“童校草那么有时间还是去找那些巴不得贴上来的小学弟吧,我这个大三的老人就不奉陪了。”

  “你别走明凯。”

  “我错了。”

  要出门的脚步生生顿住。明凯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就被童扬单手按在了门板上:“我错了,厂长我不是故意甩下你的,以后不会了。”

  被童扬温柔的眼神看着明凯就已经心软了,更不要说童扬居然还向他示弱。叹了口气伸手环住了童扬的脖子:“我原谅你了。”

  第二天看见没有死鱼眼光环的明凯和一旁帮他拎着早饭的童扬,学校的学生表示我们的狗眼都快戳瞎了。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被护士的声音惊醒的明凯有些慌乱,倒是童扬一脸坦然亲亲他的额头低声说待会儿我再过来就出了病房,剩下正在偷笑的护士和一脸迷茫的明凯。

  可是我还没说原谅你啊喂!

  “伯母好。”童扬笑着向坐在病房外公共座椅上的明凯母亲打了个招呼,得到对方同意后在一旁坐了下来。长久的沉默后明凯的母亲开口:“你是个好孩子明凯交给你我很放心。”

  “以后不管怎么样希望你善待他。”

  “还有件事我要告诉你。”

  高学成拉着冯卓君到医院就看到童扬和明凯的母亲道别,匆匆打了个招呼就冲进了病房。大概是刚吃完药的缘故明凯窝在被子里已经睡着了,眉头皱着显然睡的有些不安稳。童扬进来后握住了他的手情况才好一些。但童扬的脸色也不是太好看,抬头看了一眼冯卓君低声问:“他的手术成功几率只有30%?”

  “乐观的概率。”

  童扬低头不说话,忽然伸手轻轻碰了碰明凯的脸:“我一定不让你失明。”一旁的高学成有些不忍心看下去,伸手拉了拉冯卓君。对方也了然的把他抱入怀中。

  既然那么多痛苦都过去了,还怕些什么呢。

 

[贰]

  明凯不愿意动手术。

  他觉得现在陪在他身边的这个童扬对他大概是愧疚更多喜欢更少,以前的童扬会和他犟嘴,会和他吵架到一言不合打起来。也会监督他吃早饭,晚上会溜到床上一本满足的抱着他睡觉。他觉得那个时候的童扬才是足够鲜活的,现在的童扬足够体贴足够温柔,太百依百顺反而让明凯的不真实感越发浓重。

  手术成功率太低,而且明凯自私地想把童扬拴在身边。

  他知道一直有人在追求童扬,从很早以前开始。他不知道如果他重新恢复光明看到的会不会只是童扬和别人牵着手对他微笑离开的画面。

  他很怕。

  那种恐惧是打心底传出来的冰冷刺骨。

  高学成听了他的想法后叹了口气,戳着他的脑门说他傻:“童扬都跟家里坦白了你还说他不够喜欢你?他巴不得你重新看见他。至于那个什么追求者是不是叫张景焕?人家上个月拉着李相赫美国结婚去了才没空关你们这档子事儿。”明凯吓了一跳,反手拍了下高学成的胳膊:“卧槽高学成你个逼你说的都是真话?假的我非废了冯卓君不可。”

  “他说的当然是真话。”  

  童扬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然后脚步声渐渐靠近,带着笑意环住明凯的腰:“明学长什么时候对自己这么没信心了。”

  高学成哀叹一声爸爸的狗眼就拉门走出去找冯卓君了。

  “滚滚滚我什么时候对自己没信心了。”两个人腻腻歪歪了一会儿童扬忽然开口道:“我们做手术吧。”

  “等你眼睛一恢复我们就去美国结婚。”

  “我们结婚吧。”

  “你答应吗明凯。”

  左手无名指上冰凉的触感提醒了明凯自己到底回答了什么,轻轻笑了笑然后牵着童扬的手:“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不许再跑了。”

  “遵命我的国王大人。”

 

[终]

  一个月之后明凯的眼睛拆除纱布。

  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是站在一旁生无可恋的许元硕。

  第二个是正挂在金赫奎身上的田野。

  第三个是被田野挂在身上的金赫奎。

  第四个是无聊玩儿手机的曾龙。

  。。。。。。

  “童扬呢?”

  田野侧头回了一句:“他说去给你买早饭等会儿回来。”

  这理由谁他妈会信。

  看着渐渐司马脸的明凯一众人等赶紧扯各种理由离开,留下明凯一个人百无聊赖地盯着窗口发呆。

  “刚拆纱布别一直对着光线太强的地方看。”被童扬从身后抱住他也没抵抗,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窝着然后侧头咬住童扬单手递过来的勺子,眼神示意童扬这粥还挺好吃。

  “机票我买好了下星期去美国。”

  “恩?干嘛去?”

  “你说呢?”明凯抬头看了眼笑的一脸狡诈的童扬,用力捏了捏他的脸然后把戒指在他眼前甩了甩当作回答。童扬笑着亲了亲他的眼角:“以后一辈子在一起吧?”

  “你说的不要反悔啊。”

  “恩不反悔。”

  怎么能反悔呢。

 

记得以前天很蓝海很阔风很暖水很清

我没有酒也没有你

却还要熬过这个深秋。

庆幸的是你穿过时光孤寂的长河

愿意陪我度过漫长的岁月。

谢谢。                                


评论(1)

热度(38)